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黑蝶】(02)【作者:魔法少星】
【黑蝶】(02)【作者:魔法少星】
字数:1789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黑蝶2

  我吓的一下子坐了起来。

  「哈哈,怎么回事?」我紧张地大口呼气道。

  看了看周围,发现我其实是在自己家里,刚才的那一切都只是在做梦而已。
  在意识到刚才的事情是做梦之后,我才放松了点,又倒在了床上。

  我看着天花板,回忆着刚才的那个梦。

  那个梦简直太真实了,就好像我是真的在现场,目睹着那一切。

  「都怪昨天又见到黑蝶了,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我无奈的笑了笑说。
  在梦里,我竟然把李敏泠想象成了一个痴女,暴露狂,受虐狂,在下班之后,做着下流的事情。

  「竟然会做那样的梦,我还真是差劲呢。」把那一个可爱的后辈,想像成一个变态,我有些厌恶自己了。

  不过,说起来,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做过这样的春梦了。自从上大学以后,就没有过几天快乐的日子。当然,我连自慰都很少的。

  「是我又性欲勃发了?也是啊,像我这样25的小伙子,真是性欲最强的年龄呀。」我想到。

  和往常一样的晨勃,我的肉棒已经一柱擎天了。

  不怕被笑话,其实我25岁了,还是一个处男。

  说起来,我其实是有点精神洁癖的。对于婚前性行为,我是比较抵触的。我不像大多数男人那样,着急地想脱处,我只想把我的处男,在我最心爱的女孩身上终结。

  虽然我25年了,还没遇到让我心动的女生。

  其实我也很讨厌我这别扭的性格,对于那些对我有好感的女生,我大多数都与她们疏远了。因为没有让我陷进去。

  「现在,才6点多一点啊。」我看了下表,说道。

  怎么办,我已经睡意全无了。

  我想,我25了,是不是真的应该像贾原姐说的那样,该找个女朋友了?
  事实上,对于我自己为什么会单身这么久,我心里还是有点B数的。等着女孩子来倒贴,自己不去展示自己吸引人的一面,是没人会了解自己的。

  不过,找女朋友,关键还是要靠缘分吧。

  也许,在某个早晨,我就会与她相遇了。

  对呀。我突然想到。我为什么不趁这早起的时间,去进行一场晨练呢?那样,既可以改变我因为职业病而导致的有些疼痛的腰和脖子,也可以让自己能够与自己未来的女朋友相遇。嗯,真是太棒了。

  ……

  「哈哈,这么久没跑步了,跑一跑还挺舒服的呢!」我在小区里小跑了十几分钟后,气喘吁吁的说。

  已经好久没锻炼的我,确实体力下降了不少。能这样跑跑步,我也是满开心的。

  看了看时间,才6:40。嗯,去吃个早饭吧。我已经很久没吃过早饭了。
  我知道,在我家不远处,有一个学校,那个学校门口有很多提供早点的店铺。我就去那里吃吧。

  在一个店吃早餐,我突然发现是一件多么残酷的事。

  为什么残酷?呵呵,因为店里,全是一对对学生情侣,看他们吃个早点都卿卿我我,让我这一个单身的前辈好是尴尬。

  「学生的本职不应该是学习么?」我禁想到。

  吃完早点后,我也打算去上班了。

  就在这时,我无意中看到一个女孩子,一个让我极其眼熟的女孩子。

  那个女孩子穿着校服,留着一个单马尾,戴着一副眼镜,看上去是一个特别土的学生妹。

  但是,我却发现,她穿的那双鞋,可是足足有几千元那么贵。看上去她故意像让自己不起眼一点,但是我却发现了她身上的违和感。

  要说我为什么会留意她,因为,在昨天的那个梦里,那个折磨李敏泠的女孩,有着和她极其相似的身形。

  我就那样一直盯着那个女孩,看她低着头,握紧自己的书包,然后走向学校。
  「应该只是她们的身形很像吧,都是这个年龄的女孩子,所以身材都差不多,才会让我有这样的错觉吧。」我这样对自己解释道。

  说起来,我梦中的那个女孩,长什么样来着?想不起来了。

  ……

  当我到公司的时候,还没到7点。看着空旷的公司,我想到,公司里的其他员工,都是什么时候到公司呢?

  到公司这么早,我能干什么呢?对了,有一个地方我一定要去。

  我轻轻地走到总经理的门口,然后轻轻地推开了总经理的门。

  「啊~ 好,好刺激……」刚推开门,我就听到了总经理的呻吟声。

  总经理,竟然在自慰!

  此刻的总经理,戴着黑色的猫耳,和一个红色的项圈,穿着水手服,以及黑色的丝质手套。穿着黑色的蕾丝丝袜的双腿,架在桌子上打开着,露出了她的小穴。

  总经理的右手握着一个假阳具,在她的小穴里不停地抽插。而在假阳具的旁边,还有几根粉色的电线伸到了总经理的小穴里面。不用想都知道,那是连着跳蛋的电线。

  而在用经理的菊花里,竟然还插个一个肛门塞,连着黑色的猫尾。

  「啊~ 这样真的太强烈了喵~ 不过,玉儿我,会加油的喵~ 」总经理这样对
自己打气道。

  虽然曾经梦到过总经理自慰,但是直接站在这里看的冲击感,和梦到真的人完全不一样啊。

  总经理柔弱的样子,和那猫儿的打扮,都让我兴奋极了。触动了我心里最软的那一块,我好想现在就把她按在身下,好好的侵犯她。

  「马,马上就高潮了喵,马上就能够~ 」看着总经理那辛苦的样子,我忍不住想欺负她了。

  我走近她,然后一下子握住了假阳具,抢了过来。

  「啊~ 怎么回事?是哪个坏人抢走了喵儿的玩具喵!!」总经理在发觉自己的假阳具在被人抢走之后,一下子睁开了眼睛,然后拼命的用她带着黑色丝质手套的手,在挠自己的耳朵。

  诶?我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抢她的假阳具,不就会被他发现我么?

  总经理身上的那种甜腻的香味,传到了我的鼻子里。那种香味,真的是很迷人。

  「对,对不起!总经理,我,我不知道为什么就这样做了。」我干嘛把她的假阳具放到桌子上,给她道歉道。

  不过,我根本没注意道,我无意之间,把总经理的眼镜,碰道了旁边的垃圾桶里。

  「是谁?我,我会让你好看的喵~ 」总经理还在不停的挠耳朵。

  「对不起,总经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呃,不对,这明显就是故意的啊。」我紧张地向她道歉道。

  「啊!!弄,弄不出来喵!!」总经理还在挠她的耳朵,已经有一点点着急了。

  怎么回事?我感觉我向她道歉,她一点反应都没有啊。我奇怪的盯着她看,才发现总经理的眼睛,竟然是如同猫儿一样的,那样黄色的兽眼。然后,总经理一直在她的耳朵上挠,原来是想取下来她耳朵里的一个奇怪的耳塞。只是,戴着丝质手套的手,根本抓不住那个耳塞。

  「总经理?你能听见我说话么?」怀着疑问,我向她询问道。

  「啊~ 该死啊喵!这个弄不下来喵!」总经理气急败坏的说。

  没有理我,她果然听不见我说话。

  「总经理?」我又拿手在她眼前晃了晃,总经理依旧没有反应。

  还是没有理我,她甚至都看不到我。

  我知道这个,总经理一定是带了那种遮光美瞳,这种美瞳会遮挡住人的瞳孔,让佩戴着什么都看不到,而且,还不会影响美观。

  还真是恶趣味啊,我不禁想到。

  不过,我又想到,既然总经理看不到听不到,那岂不是我想对她做什么,都可以么?反正她也不知道是谁。想到这里,我的肉棒,又一柱擎天了。

  我把手放在总经理的头上,像是在摸一只猫儿一样摸她。

  「喵~ 」感受到头被摸,总经理也安静下来了,像一只猫儿一样笑了出来。
  双手缩到胸前,享受着摸头。

  真,真是可爱啊。看着总经理的样子,我咽了下口水想到。

  这时,我又注意到,在总经理的桌子上,有很多零食,以及一副猫儿的手套。这手套如同猫抓一样,一旦戴上之后,手的功能就丧失了大半。

  这个好。我又拿起那手套,给总经理戴了上去。很明显,哪些是给手戴的,哪些是给脚戴的。戴上之后,总经理更像一只猫了。

  「喵~ 」在意识到我没有恶意之后,总经理也放松了下来,开始像猫儿一样撒娇了。

  「嗯,接下来干什么呢?」我想到。对了,喂她吃东西吧。

  我拿起了桌子上的薯片,慢慢地放到了总经理的嘴边。

  总经理先像猫儿一样,轻轻地舔了舔,在知道是食物之后,就用爪子抓住了我的手,然后一点点吃了下去。

  哇,不行了,总经理这个样子,真的是太可爱了,鼻血都要流出来了。
  我还是出去冷静一下吧。

  我刚想把手收回去,总经理却用她的猫爪抓住我的手,然后伸出舌头,一点点地把我手指上的食物的残渣舔得干干净净。

  「哇,这,这……」被总经理的举动惊呆了。总经理柔软潮湿的舌头,在我的手指上舔来舔去,虽然只是手指,但是心理上带给我的快感,真的是太大了。
  总经理舔完之后,还唑了一下我的手指,仿佛我的手指是美味一样,最后,连一点味道都没有的时候,才放开我的手,露出了一个甜美的微笑。

  「喵……」像是在索取我的奖励,总经理又发出了一声猫叫。

  于是我又摸了摸她的头。

  「喵……」

  这时,我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我把总经理抱了起来,然后放到了地上。
  总经理很默契的跪在了地上,然后用她并不能看到光的兽眼,茫然的仰望着我。

  「咳咳,那个,总经理,不要生我的气啊,我真的真的想试一试。」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然后,我解开了我的裤子,露出了我早已充血的肉棒,轻轻地放在了总经理的嘴边。

  「喵?」总经理轻轻地伸出了舌头,舔了舔我的肉棒,然后又将我的龟头吸到了嘴里面。终于,总经理意识到这是我的肉棒后,又吐了出来。

  「不愿意么?哈,也,也是啊。毕竟给别人口交什么的,还是太过分了。」
  我有些尴尬的说。

  就在这时,总经理好像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又舔了舔我的肉棒,然后把我的肉棒吸了进去。

  唔!!这就是口交么?太,太爽了!感受到我的肉棒进入了一个潮湿温暖的空间,然后被灵巧的舌头一点点舔舐着。

  由于没办法用手,所以总经理只能用嘴一点点退去我的包皮,然后用舌头摩擦着我的龟头。

  「唔!」从肉棒上传来的快感,让我浑身战栗,看着总经理的样子,好像我的肉棒是那么的美味一样。

  啊,糟糕,一看到总经理这幅可爱的样子,我就又要流鼻血了。

  总经理开始一点点的把我的肉棒吞下去,然后再吐出来,再如此往复,就好像我在操着她的嘴一样。

  总经理偶尔还会用舌尖,轻轻地摩擦着我的马眼。总经理那柔软的舌头,带给我太大的快感了。

  「啊,我,我要射了!」在总经理并不熟练的口技下,我的肉棒一跳一跳,把精液射了出去。

  「唔!!咳咳!」突然的射精,让总经理没有什么防范,咳了起来。不过即使是这样,总经理也没放开我的肉棒,直到我把所有的精液射光后,又把我残余的精液吸了出来,才放开我的肉棒。

  这时,总经理慢慢地张开了嘴,让我能够看到,黄浊的精液,在她的嘴里,与她的津液相互融合,然后无法分隔。

  在这之后,总经理又慢慢地把精液咽了下去。看着她喉咙一动,我知道精液已经进入到她的身体里。

  看着这下流的一幕,我感觉我刚射精的肉棒,又要苏醒了。

  「那,那个,小朱,帮我把耳塞取下来把喵~ 」总经理用如同撒娇般的声音说。

  「啊!!好,好。」我被她突然的话吓了一跳,然后又赶忙把她的耳塞取下来了。

  怎么,她怎么认出来是我的?哇,好尴尬,她知道是我,她知道是我,然后还帮我口交,这叫我怎么面对她?「总经理你是怎么认出我的?」我忐忑地问道。
  「公司里只有你一个男职工,我怎么可能认不出你喵~ 」总经理说道。
  「啊?哈,哈,这样啊。」我尴尬地笑道。

  「小朱,帮我找一下我的眼镜好喵?」总经理又说道。

  「好的,好的。」我赶忙说道。然后,我就开始给总经理找眼镜,可是在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眼镜啊。

  「那个,总经理这里没有你的眼镜呀。」我挠了挠头说道。

  「啊?怎么会这样喵~ 」总经理很失落的说。「小朱,现在几点了喵?」总经理又问道。

  「现在呀?已经七点多了。」我回答道。

  「完了,时间已经过了~ 这下我变不回去了喵。」总经理难过的说。
  「变回去?什么变回去?」听到总经理的话我不解地问道。

  「就是,那个变回我原来的样子喵。」总经理回答道。原来的样子?就是那个严肃认真的女强人的样子吗?我这样想到。

  「已经足够了,你快去工作吧,不要管我了喵。」总经理可怜楚楚地说道。
  「那好吧,那我就先去工作了。」虽然有很多疑问,但是总经理好像并不打算给我答案。「那个,那个,最后再帮我一个忙可以吗?」总经理依然用她那宛如撒娇般的语气向我说道。

  「什么?」我问道。

  「帮我把耳塞塞上,谢谢了喵。」总经理说。

  「好。」说完,我就把耳塞给她塞上了。这下子她又落入了黑暗且安静的世界了。在我离开总经理室的时候,又听到了她的呻吟:「呜呜,惩罚开始了喵~ 」
  ……

  今天的工作又要开始了。我努力想让自己不要想着总经理的事情,但是她那猫娘的样子,真的是太诱人了。

  「嗯,我还是好好的工作吧。」我这样想到。虽然从总经理室出来时还不算很晚,但是公司已经陆陆续续的有员工到达了。这其中就有我的后辈,李敏泠。
  「李敏泠,早。」我像往常一样向她打招呼。

  「朱哥,你也早上好!」李敏泠还是脸红着向我打招呼。

  「呃……」我上下看了看她,无论是衣着还是举止什么的都很正常,而且她的精神十分饱满,说明她昨天睡了个好觉。从以上情况来看,她昨晚应该是有好好的休息了,我昨天梦到的事情,肯定就没有发生。

  「看来果然只是一个梦呀,我真是想多了。」我摇了摇头,笑自己太多心。
  「怎么了朱哥?我有哪里不正常吗?」被我看的害羞的李敏泠,脸红着说道。
  「没有没有,都挺好的。只是昨天晚上梦到你了。」我不好意思地说。
  「啊,梦到我了!!」李敏泠捂着自己的脸说。看着她害羞的样子,我也觉得挺开心的。

  「对了,朱哥我有东西要给你。」李敏泠突然想到了说到。

  「哦,是什么呀?」我笑了笑问道。

  「这个我也不清楚,是一个女孩叫我给你的。」李敏泠说到。于是,李敏泠就递给我一个快递。「女孩儿给我的?我也不认识什么女孩呀。」我接过快递后,奇怪的说道。

  「那个女孩儿叫什么名字呀?」我一边看着这个快递一边问李敏泠。「这个我也不知道。」李敏泠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

  「哦,那她长什么样呀?」我又问道。

  「嗯……她的长相很难来形容。」李敏泠挠了挠头回答道。

  「哈哈,难道她长得很丑吗?」我情不自禁的笑出了声。

  「哈哈,应该不会吧。」李敏泠也不好意思地笑了。我看得出来,李敏泠确实想提供给我一些有用的信息,无奈的是,她什么都不知道。而我,却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让我隐隐的有些后怕。

  ……

  说实话,今天的工作也很麻烦。有各种各样的细节的设计,而且贾原姐也不停地与我讨论。我个人的想法是,要做得更加的唯美一些,但是她却不这样想,贾原姐的意思是,还是以顾客的想法来,至于做成什么样,就与我们无关了。最后意见统一为,由总经理做决定。不过说起总经理来,她今天竟然没有找我训话呢。虽然我早上见她的时候她还是那副猫娘的样子,不过她现在应该恢复正常了吧?

  「小朱,去一下动作组办公室。」在工作时,海燕姐突然来叫我了。看来,在动作组那边也出了点问题呀。

  「哦,好的,我知道了。」说完我就放下手头的工作,去了动作组办公室。
  「啊,等一下,我有东西要给你。」海燕姐突然说。然后,海燕姐就递给了我一个快递。

  「诶?这是?」接过快递后我问到。

  「一个女孩?好像是。是她叫我把这个给你的。」海燕姐说。这个场景怎么似曾相识?

  「海燕姐,那是怎样的一个女孩呢?」我又问道。

  「这个嘛,还真不太好说。一个很难来形容的女孩。好啦,别那么多废话了。快去吧!她们都等着你呢。」海燕姐催促道。

  「嗯,好了,我知道了。我这就去。」没有管心中的疑惑,我还是先去动作组办公室了。

  ……

  呃,这是一场争论,互不退让的争论。

  「所以说,你的那种设计,真的会影响到动作的协调。」温雨不耐烦的说。
  「但是,如果没有这样的设计,这个人物的特色就不明显了。」我强调到。
  「退一步说,如果真的按照你的设计来,用户玩起来会因为卡顿而注意不到你的设计。」温雨烦躁的说。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卡顿的出现,要怪只能怪你没有更高明的动作建模了。」我轻蔑的说道。「那个,两位就互相妥协一下吧喵~ 」总经理着急的说道。
  「怎么妥协?」我和温雨同时严肃的问道。总经理被我们凶恶的样子吓了一跳,结结巴巴的说:「就,就是那个,小朱你把这个设计这样改一下喵,就,就能给动作多出一点空间了,虽然损失了一点设计的美感,但是动作上却更美了喵。」在动作组办公室里,总经理依然穿着水手服,戴着猫耳,项圈什么的。虽然她还戴着那个兽眼的遮光美瞳,但是她戴上眼镜后就好像能看到了。

  总经理说完话后,又开始了我与温雨的争论。不过最后我和她的意见终于达成了一致。就这样我离开了动作组办公室。

  「啊,好累呀!」我伸了个懒腰说道。每次和他争论,都非常的心累。虽然温雨是一个公司里公认的美女,但是她的能力也是一流的,而且她对工作的态度,和我一样在认真的地方绝不让步。

  「啧,中午了啊,应该快下班了,稍微再工作一会儿,就去吃饭吧。」我看了看手表说道。不过这么长时间了,我也想上趟厕所了。于是我就去上厕所了。
  一边上厕所我一边想,中午该吃什么。不过,就在这时,我发现了一点点不寻常。男侧只有四个单间,而公司里也好像就只有我一个男性职员,那为什么最里面的那个单间的门是锁着的呢?难道还有其他的男性员工在用吗?

  「会是谁呢?」我心里奇怪的想到。我故意走的很大声,表示我离开了厕所,然后我又悄悄的走近那个单间,然后屏住呼吸,想听一下里面的声音。安安静静的,没有任何声音。没有人吗?我想到。

  「咔嚓!」一声轻微的拍照声传入了我的耳朵。拍照?这个人在自拍么?又等了一会儿,里面终于传来了声音。

  「他已经离开了,可以放我走了么?」一个稚嫩的声音说道。

  「还不可以,我还要继续。」又一个声音说。第一个声音,我不知道是谁,但是那第二个声音有,可是再熟悉不过了。

  「贾原姐!!」我惊讶的想。

  「为什么会是她?」我有些不解的想到。得知了这样的事情后,我又赶忙悄悄地离开了。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我又开始了工作。

  中午的时候,贾原姐像往常一样,叫我和李敏泠去吃饭。不过让我惊讶的是,竟然还有很多同公司的人来到了这家饭店。不知不觉,这家饭店已经坐满了我们公司的人。最让我没想到的是,总经理也来了。当然,还是那副奇怪的模样。
  只是,虽然是这样,但大家都没有在意,而是像往常一样对待她。

  既然是吃饭,那么聊一聊天也是正常的。我们公司一共十一个人,刚好坐了一个大桌。

  「唉,话说我都没见过总裁呢。」程序组的一个妹子说。

  「这个公司有总裁吗?我还以为最大的就是总经理呢。」另一个妹子说。
  「当然有了,只是她很少来公司而已。」海燕姐笑着说。

  「那总裁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温雨问道。

  「这个呀,还是先说说你希望总裁是一个怎样的人?」海燕姐反问到。
  「会把这么多优秀的女孩子聚在一起,她一定是个很会识人的人吧?」动作组的妹子说。

  「她应该是一个很有激情的人。」另一个妹子说。

  「一个,很严肃,认真工作的人喵~ 」总经理说道。

  「一个,坏坏的人,还有一点任性。」李敏泠脸红的说。

  「哈哈,她一定是个百合控啦,不然公司里怎么只有一个男的?」贾原姐也笑着说。

  「嗯,她应该是个年轻的女孩子,虽然有些内向,但是心里却有一个梦想…
  …「我想了想说道。」她一定和我一样,追求者爱情。「温雨说道。

  「还有还有,她肯定身怀巨大的秘密!」陈锦说道。

  「哈哈,你中二病又犯了啊……」

  「哈哈哈……」海燕姐看着大家都笑着那么开心,如同自言自语,说道:「她或许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呢。」和大家这样开心的聊着天,我也放松了下来。
  吃完饭,我们就回到公司,继续工作了。这几天的工作,大家其实都挺忙的。为了制作那个游戏,大家都费了不少劲。不过这几天,我都没有再见到黑蝶,对于总经理那奇怪的癖好,我也没有再多管。整个公司都恢复了正常。一直到周六,这忙碌的一周终于结束了。

  「小朱,来公司的聚会么?大家一起喝喝酒,聊聊天什么的。」贾原姐每周的这个时候,都会这样邀请我,我一直都拒绝她。但是我突然想,我也25岁了,是不是应该尝试着找个女朋友了?如果生活做出一点点改变的话,会怎么样呢?这样想来,也蛮对的,不过问题就是,我之前为什么不这样想呢?我大脑里之前有一个很幼稚的爱情观,那是什么来着?呀,想不起来了。算了,这件事回去慢慢想吧,现在我要做的,就是去参加一下酒宴了。

  「好呀,走吧。」我笑了笑,接受了贾原姐的邀请。

  「哈哈。」贾原姐对于我同意,发出爽朗的笑声。

  ……

  酒会真的是一个很不一样的地方。大家喝了酒之后,完全像是变了个人。
  平时腼腆的李敏泠,在喝了酒之后,竟然会给父母打电话,哭诉工作的艰辛。
  平时感觉大大咧咧,开朗的贾原姐,喝了酒之后,竟然会搂着海燕姐,讲她悲情的爱情史。那几个程序组的妹子,竟然会高声的唱着歌。

  平时那个严肃的总经理,喝醉了竟然会给她们讲职场的道理。

  「小朱啊,我,吴鉴玉,很会,鉴人。」总经理靠着我的肩膀,握住我的手说。

  「我,看的出来,你很优秀,但是,玉不琢,不成器呀。我总叫你加班,是想让你,让你有种严肃认真的态度啊!我看的出来呀,你工作不上心,所以才叫你加班呀!」总经理醉里醉气的说。

  「是,是这样啊,我真,真的是错怪你了。」我回答到她说。

  和总经理聊完之后,陈锦也来找我说话了。

  「朱哥啊,你平时看动漫么?」陈锦也是有些晕乎乎地,对我说道。

  「我偶尔看的,毕竟,都这么大了。」我回答到。

  「我可是超爱看动漫的,真的。」陈锦说道。

  「这个,我看你那些手办就知道了……」我有些醉了。

  「嘿嘿,朱哥,不要总看AV,看看里番也不错啊。」陈锦笑嘻嘻地说道。
  「去,你个女该子家不学好,还叫我看里番。」我笑话她道。

  「好了,大家们都安静一下。」这时海燕姐站了起来,举了杯酒说:「今天,非常开心。我们公司最后一个员工,小朱,也终于来参加酒宴了。这是很值得开心的事啊,小朱,终于也融入我们的圈子里了。来,我们全公司十二个人一起喝一个。」

  「哦!!好!!」「喝一个!」

  在同事们的欢呼中,我又喝了一杯。

  其实我的酒量很小的,但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我却很兴奋,明明感觉自己已经醉了,但是看到有人和我举杯,我还是爽快的把酒喝了下去。直到最后,我的大脑一片空白,什么都不记得了。

  ……

  头晕,难受,想吐。这是我唯一的感觉。

  我喝了太多酒了。醉宿之后,真的是太难受了。

  我一直睡到周末下午5点多才醒来,看着周围熟悉的场景,我费了好大的劲,才明白我在自己的家里。

  「竟然睡了这么久。啧,头还是很晕啊。」我笑了笑说。

  我揉了揉脑袋,然后情不自禁的笑了。是那种傻笑,仿佛有什么开心事。
  「真是奇怪,我为什么感觉这么开心呢?」我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却还是忍不住想笑。

  现在我的心里,满是那种期待了很久很久的东西然后突然得到了的那种喜悦感。

  「是因为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我想到。

  此刻,我的感觉非常的奇妙。明明因为醉宿后难受的要死,但是心里却莫名其妙的开心。

  就像有什么温暖的东西,填满了我那空虚的内心。对,我现在的感觉就是,心里满满的,装满了我期待已久的东西。

  「或许,我这只是穷开心吧。」我自嘲道。

  勉强坐了起来,看到我的家,真是让我吓了一跳。家里如同进贼了一样,乱的可怕。

  不过我却并不觉得生气。

  真想让这里就这么乱着,我心想。

  算了算了,我还是该干什么干什么吧。

  掀开被子,我才发现我是一丝不挂的。

  「我的天,昨天晚上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我是醉成什么样?连一丁点印象都没有。」我苦笑到。

  找到了我的内裤,然后又穿好衣服,我打算去吃饭,虽然头很痛,但是我现在真是饿的要死。

  再次回到家里,我忍住所有的不舒服洗了个澡。当温热的水冲刷过我的身体时,所有的痛苦仿佛都被一扫而光了。

  关掉花洒后,我用毛巾擦干了自己的脸,就在这时,我又看到了一只黑蝶。
  同样是那么深邃,那么可怕的黑色,虽然我这是第三次见它了,但我还是觉得害怕。

  黑蝶在浴室里盘旋了不到一圈,然后就消失了,没有留下一点痕迹,如同它更本不曾存在过。

  「又是这种东西,真不明白它象徵着什么。」我无奈的说。

  「或许我今天晚上又要做春梦了?距离上次遇到黑蝶,已经过了四五天了啊。」我想了想说。

  没有再去想什么东西,我洗完澡后,就又躺在床上睡觉了。

  ……

  又是星期一,艰难的早晨啊!不过让我意外的是,我竟然很早就醒了。想想也对啊,毕竟昨天基本上是睡了一天。

  「啊?才五点半吗?一点睡意都没有了呀。」我自言自语道。不过睡醒了就接着干正事儿吧。「应该先穿内衣吧。」我想想说。来到客厅,我开始一点一点的拆快递。

  昨天我收到了大概有十几份快递吧,十几份听上去有点多,但是作为开局装备来说并不算多了。

  「这个是内裤,这个是胸罩,嗯,黑色的丝袜,白色的丝袜,化妆品什么的,香水,假发,嗯,连衣裙,短裙,衬衣,chocker,这些都是干什么用的呀?」拆开快递之后,看着一桌子的东西,我有些不解地挠头。

  「不管怎么说,先洗脸吧。这里有洗面奶。这个牌子洗面奶我从来都没有用过呢。」我从那堆东西中找到了洗面奶之后说到

  。一点一点的将洗面奶在脸上涂开,然后,用手指一点点的把脸上的每一个部位都洗干净,最后,再用清水把洗面奶冲洗掉。

  「嗯,感觉这个洗面奶还挺好用的,感觉毛孔里的脏东西都洗干净了。」我自言自语到。

  照了下镜子,嗯,我比较满意。洁白的皮肤,精致的五官,圆润的脸型,迷人的眼睛,长长的睫毛。第一次这么仔细的看自己的面貌,确实不错,比大多数人都好。

  接下来就是这个能够收缩毛孔的紧肤水了吧。一点点的将紧肤水涂好,然后被皮肤吸收。虽然脸有点紧,但是还是可以接受的。

  「上班的话,就化个淡妆吧。」我想。稍微的抹了点油,就算是完成了。
  接下来是戴假发了,这个黑色的假发,质量还挺好的,乌黑发亮。假发不算长,我戴上之后,感觉正好。

  「内裤的话,就这个黑色的蕾丝的吧。」我说。脱下了我拿原本的内裤,我换上了这个黑色的蕾丝内裤。

  「有点紧,不过还可以忍受。」我心想。接下来是吊带袜吧。我其实对自己的身材不怎么自信,因为我太瘦了,一米七五的身高,一百一十斤不到是不是太瘦了,一点都不丰满。所以穿这个紧身的袜子吧,至少显得腿细。卷好袜子,然后一点点提到大腿处,在内裤之上系好扣子,吊带袜就算是穿好了。

  「衬衣,短裙,领带,都有啊。」我接着又换上的白色的衬衣,以及暗红色的格子短裙,最后是暗红色的格子小领带。这样,我终于打扮好了。

  「时间已经查不多了,我去散散步,吃个早饭就去上班吧。」我想到。
  ……

  在吃早饭的那家店,还是有很多的学生情侣,吃个早饭都要秀恩爱。我呢,就无视他们,做自己的事。

  「很不错的一身打扮呢,很漂亮。」就在这时,一个女孩子,端了一碗面,做到了我的对面。我抬起头,看到这个女孩愣了一下。

  这个女孩,就是第二次遇到黑蝶那天晚上,梦里遇到的那个女孩。

  「你,怎么是你?」我惊讶的问道。

  「啊,有这么意外么?」女孩笑了笑说。

  「确实有点意外。你找我有何贵干?」因为潜意识里认为这个女孩很危险,我立刻警戒了起来。「喂喂,不用这么凶我吧?」女孩无奈的笑了笑。

  「我又不知道你有什么目的。」我冷冷的说道。

  「我能有什么目的,只是想见你一下而已。」女孩笑了笑说。

  「话说还没自我介绍呢。我的名字是庄之蝶,今年嘛,才16岁,一个普通的高一的女孩子而已。」庄之蝶腼腆的说道。

  「哦,我叫……」我也打算自我介绍来着。

  「我知道。就叫你朱姐姐吧。」女孩灿烂的笑道。

  「哦,你认识我啊。」我有些不屑的说。

  「当然认识了,我可是公司的总裁呢,怎么会不认识你呢。公司里每一个人可都是我精心挑选的呢。」庄之蝶笑着说。

  「你是总裁??你只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啊!」我惊讶的说道。

  「对呀,所以我没办法每天都去公司呀。」庄之蝶理所当然的说。

  「别看我这样,我可是很认真的在带领这个公司呢。我呀,奖罚分明。」庄之蝶说。

  「什么意思?」我有些不安的问道。

  「就比如说你那可爱的后辈,李敏泠。」庄之蝶说。

  「她呀,在上次的那个工作中,有几个地方没做好,顾客不太满意,所以呢,我就会好好的惩罚她一下。」庄之蝶阴险的笑到。

  「什么?她,会受到惩罚?」我有些生气的说。

  莫名其妙,凭什么你能制裁别人?

  「对啊。你想知道是怎么的惩罚么?可惜啊,我是不会告诉你的。」庄之蝶笑了笑说。

  「嗯,早餐也吃完了,我要去上课了。你也要好好工作呦。」庄之蝶笑了笑说。

  「你!」我虽然很生气,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就那样看着庄之蝶离开了。

  「唉,还是先去公司看看李敏泠怎么样了。」我想到。

  来到公司,公司已经来了不少人了。而且,我看到李敏泠也来了,正在玩手机。

  「李敏泠,早上好。」我向她打招呼到。

  「朱……朱姐,今天来的这么早啊?」李敏泠看着我,脸红的说道。

  「嗯,早一点就可以顺便去吃早点了。」我说。

  李敏泠做在自己的座位上,好像在把玩着什么。我看她也没什么异常,就不好问她是不是真的有惩罚这样的事情。

  「那,那个,朱姐,你,你喝奶么?」李敏泠脸红的问道。

  「奶?牛奶?我吃过早饭了,也不想喝。」我说。

  「这样啊。」李敏泠有些失望的说。

  「话说你上次那个任务完成的怎么样?顾客怎么说?」我心里还是有些疑问,于是打了个擦边球问道。

  「那个啊,其实一般了,不是很满意。」李敏泠说。

  果然,和庄之蝶说的一样啊。

  「嘿,早上好。」这时,一个意料之外的人向我打招呼了。

  「呃,你也是。」我说道。

  明明不是我们这个组的人,温雨却特意来找我打招呼了。

  温雨穿了一件米黄色的连衣裙,很朴素,但却很漂亮。

  「昨天有好好休息么?我看你的状态不是很好啊。」温雨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说。

  看着温雨看我的眼神,我很是疑惑。这是一种我从来都没见过的眼神,又是温情,又是期待,还有点紧张。

  我倒是知道,李敏泠看我,是一个比较认真的前辈,贾原姐看我,是一个比较可靠的后辈,而总经理看我,则是不上进的员工。但温雨看我的眼神,却完全不一样。

  「小朱,虽然你画淡妆也挺漂亮的,但是只是要再画一下口红哦。」温雨用一种温柔的语气对我说。

  话说我还从没见过这样的温雨,之前和她的对话,基本上都是关于工作的争论罢了。

  「口红呀,那个我正好没带呢。」我说道。

  「我就知道你没有带。所以,用我的吧!」温雨虽然在压抑,但是我还是听到了她话语中的一点点兴奋。

  「来,你坐好了。」说完,温雨就让我坐下了。

  这时,温雨从她的包里,拿出了一支口红,然后竟然面对面地坐到我的腿上了。

  我能清楚的感受她的体温,以及她身上的体香。她温热的身体,只隔着一层连衣裙,就贴在了我身上。

  「不要乱动哦,不然口红就涂不好了。」温雨说。

  「嗯。」我也答应到。

  这样近距离的看着温雨,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竟然会有一点点欣慰。温雨作为公司里的女神,是货真价实的。虽然之前与她争论,但是我内心里其实还是很想和她多接触的。

  温雨拿出了口红,一点点为我的唇涂上迷人的色彩。

  「这样就涂完了。但是,还需要一点小小的魔法。」温雨温柔的说。

  「魔法?」我不解的问道。

  「就是这个……」

  「唔!!」下一秒,温雨就吻了上来。

  从唇上传来的柔软地触感,让我愣了。我不禁想到,这就是温雨的唇么?好软……

  不对!!等等,怎么回事?

  我有些意外,想挣扎一下,但是温雨的手搂住了我的脖子和头,让我无法动弹。

  下一刻,我就沉迷在了她甜美的吻中。

  温雨用她并不熟练的吻,传达着她虽不曾明说,但却火热的爱意。我也笨拙地配合著她。

  慢慢地张开嘴,舌头也互相纠缠着。我们两个人的津液互相融合,直至无法分开。

  「哈……」温雨慢慢地抬起头,津液从我们唇间连起线,然后掉落。

  我和她对视着,这时,我才发现,她的眼睛,竟然有一些红色的花纹,呈现出蝴蝶的形状。

  「你的眼睛……」我忍不住问道。

  「很漂亮,对吧?」温雨的脸也变得红红的,说道。

  「好了,就是这样了。下,下次一定呀记得好好的涂口红。」温雨有些紧张地说道。

  「嗯,我知道了。」我说。

  然后,温雨就逃也似的离开了。

  温雨的唇,好软。她的身体也是,如此的柔软。虽然她已经走了,但是她身上淡淡的香味,都还留在我身上。

  真想再来一次。

  当我回过神,才发现不知道贾原姐什么时候已经道了,饶有兴趣的看着我。
  「怎,怎么啦,贾原姐,怎么这么看着我?」我不好意思的问道。

  「嘿嘿,什么也没有。」贾原姐说。

  周一开始了,新一周的工作又开始了啊。很痛苦,但也没办法,谁叫不工作就不发工资呢。

  不过让我奇怪的是,李敏泠不知道哪里去了。

  「小朱,开会了。」贾原姐叫我道。

  「还是在大会议室么?」我问道。

  「嗯,就是那里。走吧。」贾原姐说。

  「李敏泠呢?怎么看不到她?」我奇怪的问道。

  「她呀,帮助总经理准备会议了。」贾原姐说。

  「哦,这样啊。」我想了想说。

  会议室里,人基本上都到齐了。我坐好之后,会议也马上就开始了。

  「好,我们今天的会议,很重要。我要求大家每一个人,都能认认真真地听我说。」总经理还是那副极度严肃的模样,说道。

  「我们最近接到了一个很大的项目,这是一个角色扮演类的冒险游戏。但是,虽然是冒险游戏,但是游戏的亮点就在于色情内容。这是我们的一次挑战。我们没有做过类似的东西,但是,我们一定要出色的完成这样的任务。如果我们做的好了,游戏大卖了,报酬是之前那类游戏的十倍左右。」总经理说。

  听到十倍的报酬,员工们都很兴奋,我也不例外。我有挺多想买的东西,这次如果做好了,就可以如愿以偿了。

  「所以,在此,我新任命一个人,李敏泠,她成为我们这次作品的总监。」
  总经理说道。

  然后李敏泠站了起来,眼睛红红的说:「呜呜,这,这次就由我来当这个总监,谢谢大家。」

  怎么回事,李敏泠好像哭过的样子。

  还是会议开完之后,问问她发生了什么吧。

  总经理继续发著言,把很重要的内容说完之后,就让李敏泠来发言。

  「这,这次的作品,因为色情内容是一大卖点,所以,由我来讲一下这方面的内容。」李敏泠已经羞的头都抬不起来了。

  这时,员工们开始了窃窃私语:「哇,可以么?让这个单纯到爆的女孩子,担任色情的总监。」

  「她能做的好么?她怕是连男人的阳具都没见过吧?」

  「大家安静一下!!听李总监来给大家介绍一下吧。」总经理严肃的说。
  「那个,总经理,我,我还是做不到,真的。」这时,李敏泠又打退堂鼓了。
  「不行!!这是总裁的决定。快点,不要耽误大家的时间!」总经理催促到。
  李敏泠已经生无可恋了。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样子,开始一点点脱光了自己的衣服。

  在会议室的最前面,放着一张奇怪的桌子。李敏泠脱光衣服后,就躺了上去。利用桌子上的架子,李敏泠的双腿被用皮铐铐在了架子上,呈M字打开,使得李敏泠的下体完完全全地呈现在了大家面前。不止这样,还被投影仪,投在大屏幕上,让大家看得清清楚楚。

  然后,总经理来帮忙,把她的双手也铐在了架子上。为了不让她太累,总经理又给她的后背垫子一个大大的靠背。

  这下子,李敏泠真的是所有的行动能力都丧失了。

  「我,我们先来说说怎么用跳蛋来折磨女孩子吧。」李敏泠已经彻底妥协了,开始了讲解。

  「跳蛋有很多种,有有线跳蛋,也有无线跳蛋,有跳蛋夹,用来刺激乳头个和阴蒂,也有很小很细的跳蛋,用来刺激尿道。」李敏泠说。

  「接下来,就让我们来看看,女孩会有什么反应。」李敏泠脸红的说。
  总经理把跳蛋夹夹在了李敏泠的乳头上和阴蒂上,然后就用遥控器打开了。
  「哦~ 有,有很强烈的快感……尤其在阴蒂上的最明显……」开启跳蛋之后,李敏泠忍不住发出了呻吟。

  「快感,还算可以,会,会挑起女孩子的情欲……会直不起腰……」李敏泠用颤抖地声音说。

  于是,李敏泠就这样,一直在解说着自己的感受。

  「仅仅是这样的刺激,是,是不会达到很强烈的高潮的,是那种很小的高潮。」李敏泠说话的声音在不停的颤抖,呼吸的声音也变得很重。

  这时,总经理又给李敏泠的小穴里塞进去一颗鸡蛋大小的跳蛋,然后开启了。
  「啊!像,像这样的大跳蛋,可以带给女孩子更强烈地快感。」李敏泠呻吟到。

  然后,总经理又往小穴里塞了一颗。李敏泠那几乎从来都没有被使用过的小穴,塞入两个跳蛋自己很不容易了。

  「把,把前一个跳蛋顶的更深了!!啊,触碰到G点了!!不行,好强烈!!!」
李敏泠已经闭上眼睛了。连自慰都很少的她,怎么能经受住这样的快感呢?
  很快,李敏泠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到达了一次高潮。

  「啊~ 哈,哈,这样就,就会很快的高潮。」李敏泠从高潮中回过神来说。
  「还,有就是,假阳具,用这个,可,可以获得更强烈的高潮。」李敏泠脸红的说。

  接下来,李敏泠就这样一边脸红着一边体验完了假阳具。

  「好,好了,讲解结束了。」李敏泠脸红的说。

  「我有个问题,如果制作中有什么想法,可以随时与李总监交流么?」一个员工问道。

  「这个……」李敏泠想拒绝,但是总经理却斩钉截铁地说:「不是可以,是你们必须与总监交流!!并且,无论是怎样的想法,都要与总监交流!」

  「哦,那我想知道,用拉珠折磨女孩子是怎么样的。」说着,那个员工就从自己的包里拿出拉珠,还有润滑液。

  「不,不要!那种东西……」看着员工手里的拉珠,李敏泠惊恐地说。
  「李总监,既然是」工作上的问题「,你就不能拒绝!」总经理很严肃地说。
  「对,李总监,这可是」工作上的问题「呢。」员工一脸笑意的说道。
  李敏泠一脸不愿意,但是听到总经理都那样说了,也只好默许了。

  于是,那个员工就走到了李敏泠的身边,给拉珠抹上润滑液,就要往李敏泠的菊花里塞。

  「唔!」当第一颗珠子塞了进去之后,李敏泠身体蜷缩了一下,发出了痛苦的声音。

  「总监,快点解说呀。塞进去一颗拉珠是什么感觉。」员工催促道。

  「好,好的。拉,拉珠进来了!感觉,胀胀的……」李敏泠流下了眼泪说道。
  接下来,伴随着李敏泠又是诱人,又是痛苦的呻吟下,员工把整个拉珠都塞了进去。

  然后,员工就开始把拉珠塞进去又拉出来,重复了很多次。在李敏泠越来越激烈地呻吟下,第一次用菊花到达了高潮。

  「李总监,你还真是敬业呀。第一次交流,就可以用菊花到达高潮。这次总监,真的是非你莫属。」员工说道。

  「谢谢你,呜呜,但,我却高兴不起来。」李敏泠啜泣着说。

  「那么,我也有一个」工作上的问题「。」另一个员工说。

  「我也有一个」工作上的问题「想请教李总监啊。」又有一个员工说。
  「我也有!」

  「我也是!」

  瞬间,整个会议就沸腾了。

  「好了好了,都安静下来。有问题的,一个一个向总监请教。其他人就先去工作吧。好,散会。」总经理说。

  面对新的任务,我也是很认真的为之工作。不过,即使是这样,我的一些理念,还是与温雨不同。

  于是,我又和她争论了起来。

  「喵,在本喵看来,喵们两个就应该好好的互相理解一下对方喵。」总经理舔了舔她的爪子说道。

  「这也并不是理解就可以解决的问题,这是理念的问题。」我说道。

  「喵,温雨你认为可以解决么?」总经理又扶了扶她的眼镜问到。

  「嗯……互相理解,我,我当然认为是可以解决的。」温雨一本正经的说道。
  「喂,温雨,你怎么流鼻血了?」我看温雨突然流鼻血了,有些意外的说。
  「啊!我,我流鼻血了!」温雨才反应过来,赶忙找纸要打算擦血。

  「怎么了啊?看你这么兴奋?」我一边给她递纸一边问道。

  「没,没什么的,真的不用担心。」温雨说。

  「那就这样吧,小朱,你这段时间就先去温雨的办公室和她一起工作吧。」
  总经理说。

  「好吧。」我无奈的看了一眼温雨,说道:「那就好好相处吧。」

  「嗯,好好相处。」温雨虽然看上去很冷静,但是她红红的脸,却暗示了一切。

  和她一个办公室,还是让我有点不适应的。不过我倒是也不那么挑剔。
  温雨已经在我的座位上放好了垫子,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准备的。

  开始工作后,过了一会儿,果然我和她又起争论了。

  「所以还得听我的。」我说道。

  「……我还是不同意你的意见。」温雨脸红着看着我说。

  「那怎么办?说的相互理解,但是你却总不听我的话。」我无奈的说。
  「那样的话,我们就只能靠决斗来分胜负了。」温雨一本正经的说。

  「决斗?怎么样的一个决斗法?」我饶有兴趣的说。

  「就,就是,要,要我们,你,你插入我的,然,然后就,就,嗯。」温雨看着我,脸红的结结巴巴的说。

  「什么?」我不解的问道。

  「你,你把你的那个,插,插到我这里。」温雨努力的让自己表情严肃一点。
  「不是,你到底在说什么呀?」我笑道。

  「这个,就,就我来操作吧。」温雨脸红的说。

  温雨撩起来我的裙子,然后颤抖地脱掉了我的内裤。然后,温雨又卷起她的连衣裙,这时,我才发现,温雨并没有穿内衣,身上只穿着一件连衣裙。

  温雨有些害羞地面对着我,摸了摸我已经充血的肉棒,说:「这个要,要插到我的身体里。」

  「哦,这样也算是决斗么?」我问道。

  「当,当然是了。这,这就是正正规规的决斗,嗯,决斗。」温雨听到了我的质疑,有些慌张,赶忙反驳到。

  「那怎么算输赢呢?」我又问道。

  「就,就这样吧,你先高潮,就算你输,然,然后就听我的,我先高潮,就,就算我输,就听你的,明,明白了么?」温雨脸红的说道。

  「明白了。那我们就开始吧。」我说。

  温雨颤抖地分开双腿,对准我向上挺立的大肉棒,轻轻地坐了下来。

  「唔,好紧啊。」我感觉到了我的肉棒上一阵压力,以及温暖的触感。温雨的小穴并不干燥,反而已经湿了,看来她早已经做好了与我决斗的准备。

  「啧,怎么这次还,还有点痛?」温雨皱了下眉头说道。

  「毕竟是决斗嘛,不会很轻松的。」我说。

  「噗嗤,哈哈哈。」温雨听了我的话,忍不住笑了出来。

  「怎么了?你为什么笑?」我不解的问到。

  「没,没有,你说的很对。」温雨赶忙说。

  于是,我和温雨谁都不说话,开始了决斗。

  温雨的小穴很紧,每一次她坐下来,也并不能插得很深。过了一会儿,她的小穴也变得更容易抽插了,就加快频率。

  虽然都不说话,但是我看得出来,温雨还是很辛苦的。她总是在忍耐着发出呻吟,眼睛也睁不开,呼吸也变得很重。

  没过多久,温雨就趴在我身上,大口的喘着粗气。

  「温雨?你高潮了么?」我问道。

  「……呼,我,我确实高潮了。」温雨长呼了口气说。

  「哈,就,就算我输吧。那,那么这个模型就以你的想法来吧。」温雨有气无力的说。

  「嗯,好吧。那你先从我身上下来吧。这样我也不太好工作。」我说。
  「哦,哦,好的。」温雨说。

  温雨很慢慢地从我身上离开,然后拿出了她的一块毛巾,擦干了她的小穴。
  「嗯,那我们就开始工作吧。」我说。

  温雨也回到了她的座位上。她的座位上,也有一块儿垫子。果然,如果不穿内裤的话,用这个垫子就不会觉得凉了。

  工作了一会儿,当我们进行到下一个模型的时候,我和她的意见又出现了分歧。

  「那就再决斗吧。」温雨红着脸,严肃的说。

  于是,我们就又开始了决斗。

  同样还是两个人不说话,毕竟决斗这样严肃的事情。

  结果就是,温雨又输了。

  一直到晚上下班,我和温雨一共决斗了有5次左右,都是温雨输了。虽然从第三次开始,她就不想决斗了,想已另一种方式与我分输赢,但是我并没有同意,没办法,温雨就只好又与我决斗了几次。

  下班之后,温雨说:「这段时间,你要到我家去住。因为要互相理解,所以住在一起也是必要的。」

  「好吧,既然这样,那我就去你们家了。」我点点头说。

  路上,温雨挽住我的手,带我回她家。她走起路来还并着腿,看来决斗了几次,让她有点吃不消。

  不过,我更本没在意,辛苦了一天的李敏泠,好不容易到了下班时间,想着回家,却被总经理留了下来,要求加班。

  加班,那可真是一件可怕的事。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7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