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女子的反抗
女子的反抗
 李应提步向一名向西而逃的灰衣汉子追去。那灰衣汉子轻身功夫了得,这时 已到墙边,刚刚飞身上墙,而墙外则是一片树林,出了墙基本也就安全了!而李 应离他尚有十步距离!他心中大喜。
 
  李应暴喝一声,劈空打出一拳!
 
  「倒!」
 
  那灰衣汉子应声狂喷鲜血,如断线风筝般从墙上掉下来,眼见不活了!
 
  另外一名黑衣大汉,一外蓝衣大汉向两个不同方向已逃出百步。眼见得就要 遁入黑暗之中!李应忽然抓起那灰衣两条腿,奋力一撕,徒手把那灰衣汉子尸体 撕成血淋淋的两半。双手疾扬,两片身体分别如电般向那二人的飞去!
 
  黑暗之中,传来两声惨叫,便即寂然无声!
 
  李应赤发披肩,浑身鲜血如浴,仿佛来自地狱的妖鬼一般!施文远看到也不 由感到心惊!这时李应忽然转头向他藏身之地看来,森然说道:「哪位江湖朋友, 请现身罢!」
 
  施文远只怕这时应付不当,会立遭杀身之祸,连忙从藏身之处跃下地来,说 道:「施文远见过师叔!」
 
  李应说道:「你是太极门哪位师弟的弟子?」
 
  施文远却不说话,开始展开身形练起铁血门的锻体拳!
 
  李应看到他把锻体十八式练完,知道他确实是铁血门人,不由大喜!说道: 「令师是哪位?」
 
  施文远说道:「家父施远山!」
 
  李应说道:「我师从  ,算起来我们平辈,你称我一声师兄即可!我当年 和师父学艺也只有一年多,后来师父便失踪!铁血门功夫博大精深,一年多时间 我只学得皮毛!」说到这里,忽然他脸上一阵赤红,跟着铁青,浑身如伤寒般直 抖!
 
  施文远大惊,说道:「师兄,你怎么啦?」
 
  李应说道:「我以师门天魔解体大法激发潜能,提升数倍功力,这种功法使 用完后,会全身经脉尽碎而死!」说到这里,李应哇得吐出一口血来,一跤坐倒! 
  「我已命……不久……矣……你父亲之事……我也有耳闻……你铁血门的功 夫……应该……也只……学得个……入门!不过我听……师父……说过,第三代 掌门……为怕铁血……门功夫……失传,曾经……把所有……武学藏……于黄山 ……之中!」
 
  说着从怀中拿出一块精致的似铁似木,黑沉沉,形状极似一个太阳,周围光 芒四射。施文远看得觉得仿佛有些眼熟,但这样罕见的东西,自己确信应该从未 见过。
 
  「此物……和另一……令牌合……二为一,即可……打开……师门秘藏…… 但是……可惜……」说到这里忽然寂然无声!施文远再看,原来李应已殁! 
  这时洞中的李家庄的人已然出来,见到李庄主的尸体都不由失声痛哭。李家 庄死尸枕藉,而家丁们开始忙着打扫整理后事。施文远则黯然独自离开。
 
  数天后便到达淮安府,风云庄离淮安府有四五十里地。施文远知道此时风云 庄外全是敌人,贸然硬闯定是不行。他低头苦思,但想了许久也无一个可行之策。 他心道:「此时想了是白想,不如到庄外瞧形势如何,再随机应变。
 
  没想到,到风云庄外,发现天下堂的人早已不见踪影施文远心中有些讶异。 心中一沉,想道:「难道风云庄已经完了?」他又向庄子中行得百十步,听到庄 内人声鼎沸。他心中大喜。庄内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原来与风云庄交好的各处武 林同道闻讯从四面八方走来。其中有淮北鹰爪门的掌门赵庆锋和他的四大弟子, 有形意门的好手朴春,朴彪,还有少林派的俗家弟子唐本农等等。当然其中更有 张秀容的师门黄山派的人。总计有四五百人!
 
  施文远却与这些人毫不相识,进庄后他低头向心湖斋走去。他知道张秀容寻 常都喜欢待在这书房之中。想到久别之后又要与张秀容见面,施文远心中不由一 阵欣喜,在喜悦中又带着几分紧张。穿过几个院落,越过一个长长的通道。便来 到心湖斋。
 
  心湖斋地处庄院的西北角,院中屋前屋后都种满绿竹。心湖斋的前面有一个 小池塘,此时正当六月初夏之际,池塘中碧荷相连密密的遮住了大部分的水面, 轻风徐来,修竹发出沙沙的轻响。池塘中荷叶摇曳生姿,宛如娉婷的舞女。 
  施文远从喧嚣的大厅而来。刚进去,便觉得仿佛突然进入另一个奇妙的世界 一般。
 
  他走到屋前听见进而有人在说话。他从窗户向内看去。屋中有两人,一个是 张秀容,她正在说着什么,脸上绽放出喜悦开心的笑容。另一个人背对着自己, 看不清面目,看衣饰不像是本庄的人。但不知怎么的,施文远却觉得此人身形有 些熟悉。
 
  施文远因为心中有些迟疑,不由停下了脚步。正在这时那人转个身,露出半 边脸来。施文远不由大吃一惊,原来此人竟是西门烈!
 
  此时施文远心系张秀容安危,第一个念头就是张秀容危险!
 
  他想也没想便冲进心湖斋,挡在了张秀容的身前,厉声说道:「小姐危险! 这家伙是天下堂的!」
 
  西门烈却仿佛不认识施文远似的问道:「这位是……?」张秀容对施文远说 道:「小施,不可对客人无礼!」
 
  然后她转头向西门烈说道:「他是梅园别院的园丁。」
 
  西门烈一听心中定了许多,暗自冷笑:「凭你这身份也想和我斗?你的话又 有哪个能相信?」
 
  西门烈已到风云庄十多天,这段时间里他巧施手段,不但得到张秀容的极度 信赖,更是获取了她的芳心!
 
  施文远见张秀容不相信自己,不由心急如焚,说道:「小姐,十多天前在桥 上他杀了大侠陈天风!」
 
  张秀容说道:「你胡说什么!鹰爪门的掌门赵庆锋三天前刚从陈大侠那儿来, 也并未听说陈大侠身亡!你先下去吧!」
 
  施文远忽然心中一动,说道:「他叫西门烈对不对?他杀陈大侠那天我也在 场!他却故意装作不认识我!小姐你想我之前一直在庄内,从未去江湖行走,不 是这次遇到他,怎么会认识他?我认识他,他却装作不认识我,你说这其中是不 是有古怪?」
 
  西门烈依然毫不生气,微笑着说道:「那真是抱歉,天下认识我西门烈的人 多的不可胜数。请恕我愚钝,不能一一记住!请问这位小哥在哪里见过我?说一 下,兴许我能想起来。」
 
  张秀容说心道:「这话当真不错,西门家名满天下,西门烈又是其中杰出的 子弟,天下认识他的人自然很多,但他又怎么可能记住每一个人?更何况施文远 只是一个十多岁的少年」施文远还要再说,却见张秀容脸色一沉,叱道:「没一 点规矩!出去!不要在这时胡闹!」
 
  施文远没料到自己一片好心却得到如此训斥,心中又是委屈,又是愤懑,自 己一心一意却得如此对待,一股无法抑制的怒气盘亘在心头,他怒发上指,双目 如赤。在大怒之中又暗自伤心,一路上的风餐露宿,一路上的刀光剑影!一路上 的九死一生!这些为了什么?
 
  人微言轻!
 
  忽然想到这几个字,刹那间便觉得浑身没了一点力气!
 
  他转头就走,走到门口,却又转头淡淡说道:「小姐,他就是天下堂的玉面 神魔!信不信由你!」然后磕了个头说道:「多谢小姐多年来照顾,只恨我本事 低微也无以为报!」说罢站起身来准备出去。
 
  张秀容听了不由一愣,知道他说这些话是有意要离开风云庄。张秀容欲待相 留,想到张口留他或许西门烈会不快,于是硬生生又忍住。施文远看到眼中,更 是伤心悲愤,快步向庄外走去!
 
  他心中想道:「她既然如此不信我,留下来作甚?江湖之大哪里容身不得!」 走到庄外,眼前是一个十字路口,他迟疑了一下,想道:「到底往哪里走好呢?」 
  不同的道路定然会遇到不同的人和事!有时未来的命运在你举步作出选择的 刹那起便已决定!或者当初一个细小的选择,却决定了你未来的人生。
 
  他思虑片刻,想道:「管他什么路!反正没个去处,随便走一条道吧!」又 走了二十里地,施文远有些累了,坐在一个树桩上休息。他胸中的怒火渐渐平息 下来。突然想道:「她只不过是不相信我,为什么我就这么悲愤伤心呢?生气还 有点道理,为什么会伤心呢?真是奇怪!别人这样冤枉我,我会不会这样呢?嗯, 绝计不会!别人冤枉我,我只会冷静的想办法应付,就像那次在安徽,别人说我 杀死李观海前辈一样。我到底是怎么了?难道……难道我喜欢上了小姐?……」 
  施文远苦笑了一下,抬起头看着天空,天气十分晴朗,湛蓝的天空中偶尔飘 过几朵白云,他呆呆的仰望着天空, 喃喃自语道:「她是天空上的洁白的云朵, 而我……我却是地上卑贱的泥土!正如小姐最后所说的话『没一点规矩!出去!』, 确实她很照顾我,但那只不过是她心地善良而已,并非对我有什么好感!」 
  正在他自伤自怜之际,忽然想到:「我是泥土,那么西门烈呢?
 
  他是一条毒蛇!
 
  不!
 
  他比毒蛇还可怕!
 
  ——不行,我一定要回去,我要想办法揭穿他的身份!至少可以让他多一层 顾忌!「
 
  于是施文远又回头向风云庄走去!
 
  张秀容知道施文远回来,心中暗自高兴。西门烈心中恨得牙痒,心道:「有 他在总是碍手碍脚,行事不便!一定要先想办法除掉他!不过如果让他死在风云 庄中一定会惹人怀疑,即便别人怀疑不到我,却一定知道出了内奸,那时庄中加 强戒备,行事也是不便!但不除他,我的计划极可能被他搅失败!」
 
  西门烈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一个万全之策,对其大感头痛。
 
  当天晚宴之时,西门烈说道:「此时群雄毕集,豪杰荟萃,庄中实力大张, 天下堂在这一带的实力远为不及。便是附近几处分舵赶来援助,也不是我们敌手。 我们应该趁此良机主动出击,消灭天下堂淮北和扬州两分舵,大力打击天下堂嚣 张气焰!」
 
  张秀容也极为赞同。当天晚上与群一起商议共同攻打准北分舵的事,现在扬 州分舵的主要人马都在淮北分舵,所以附近可能来援的只有鲁南分舵,淮南分舵 的人马。
 
  西门烈建议全力进攻淮北分舵,在两个来援分舵到达前消灭他们。然后坐等 另外两个援助的分舵。显然两个分舵不太可能同时到达。这样即便与淮北分舵扬 州分舵激战后,实力有所损失,也可轻易分批击败援兵。
 
  西门烈自然事先布置好人手等着群雄前去自投罗网!
 
  他认为以目前情况这个主意极为合理,也是最为有利的!
 
  众人纷纷附和。不料张秀容沉思良久后说道:「趁势进攻淮北分舵确实是好 主意,但淮北分舵在宝应经营数年,淮北分舵的孙尖明又精通土木机关之术。虽 然现在我们实力远强于他们。但他们毕竟有地利,现在谁也不知道他们分舵所在 地作了什么样布置。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们一定会想到我们极可能趁胜追击! 因此他们一定在积极备战!万一他们凭借地利固守,与我们相持不下,鲁南分舵 与淮南分舵的人马再从外围进攻我们,我们腹背受敌,就是取得胜利也要付出极 大代价!」
 
  西门烈说道:「这也就是万一而已!可能性极小,即便他们凭借地利,但实 力和我们悬殊,难道为能这个『万一』便放弃这个大好机会么?须知做任何事都 有危险!江湖之事更是如此!」
 
  张秀容说道:「我倒有另外一策,我们可以先派主力高手以雷霆万钧之势进 攻离这儿较近的淮南分舵。因攻其不备,相信很快即能将其击溃。这样一日一夜 便可赶回。在此期间,其余人虚张声势佯装要进攻淮北分舵之势。而淮北分舵的 人情况不明,自然不敢轻举妄动。就是听到我们大部分人进攻淮南分舵的消息, 一开始也会以为是我们故意放出的风声,想引蛇出洞。此时他们会静待观望,以 辨真伪。但等到他们醒悟过来时,我们也早已赶回本庄。在我们佯装进攻淮北分 舵时,淮北分舵一定会遣人去鲁南分舵与淮南分舵。我们是一个来回,他们也是 一个来回。但鲁南分舵比淮南分舵要远上二百里,这样我们主力高手在庄内稍作 休息后,与佯攻部队一起绕过淮北分舵,迎击来援的鲁南分舵人马!与鲁南分舵 交战时切不可速战速决,在起初大力打击消灭其主力好手后,应该装作相持略胜 的局面!把他们堵在离宝应六七十里地之处,这样鲁南分舵定会让人去淮北分舵 求援。淮北分舵知道鲁南分舵灭亡,他们就会孤立,必定要想法援救鲁南分舵人 马!他们 第一种可能就是直接从后面进攻,第二种可能采取围魏救赵之法进攻 我们风云庄。采取第一种方法好办,采取第二种方法确是令人头痛。所以我们事 先把庄中人撤出去,只留下轻功好的人在庄中主持机关。如果淮北分舵的人进攻 本庄,这些人并不与之正面交战,只用机关阵法阻拦一阵然后撤离,放任他们进 去,等他们大部分人进去后,发动机关封住四面出口,用火箭射到庄内,当然事 先要四处布置易燃之物,这样淮北分舵的人焦头烂额最少死伤两三成,冲出来的 人也战力大减。而我们主力在得知淮北分舵发出援兵之,便全力进攻,而且不得 放出一人,以我们实力而言,做到这一点并不难!然后迅速回击淮北分舵。这样 在每一次正面交锋时,我们实力都远远大于对方,想来不会有多少人手折损!」 
  西门烈说道:「但这样一来这经营百年名重淮扬的风云庄就此化为灰烬了!」 
  张秀容说道:「这样却是可以最小代价获取胜利的方法!大家为了风云庄从 各方赶来,这份情谊我们风云庄已是感激不尽,怎能为保全庄子,让你们流汗之 外又流血?」
 
  众人听了都不由纷纷鼓掌叫好。这鼓掌不单单是为了张秀容的足智多谋,计 策想得妙,更重要的是她甘舍百年基业的胸襟与义气!西门烈也跟着叫好,心中 却暗自叫苦。因为他早就按自己的计策作好布置。这样一来,情势大变,这一战 的结果如何很是难料。晚宴散后,西门烈心道:「一定得想办法把这消息传出去! 我自己因为身份不同每行一步都会引人注目。嗯,只有这样了……」
 
  张秀容一直暗中监视着西门烈,晚宴散后,他见到西门烈把服侍他的随身丫 环小青叫到他房中,关起门来说了好长时间。施文远贴近到他的窗外,想听他说 些什么。但西门烈说话的声音极轻,根本一字都听不到。可是透过缝隙看出西门 烈的脸色十分慎重,一定在谈什么重要的事。上又过了一会儿,小青开口说了些 话,从西门烈的手中拿过一张纸来折好放到怀中,然后快步走出去。是跟踪小青 还是继续监视西门烈,施文远心中迟疑不决,就在此时小青已出十多步。施文远 最后还是决定跟踪小青。因为看情形那小青极可能在送情报。哪知小青七拐八弯 后,却回到自己房中,在灯下做着针线活。施文远等了有半个多时辰,见她还没 有异动,心道:「不好!看来我是盯错了!那西门烈已亲自把消息传送出去!」 施文远举步要离开,刚走了几步,那丫环小青忽然推门走了出来。施文远连忙缩 身躲在黑暗处。小青举目四顾,见到无人,快步向西边走去。施文远心中大喜, 知道没有跟错人!他暗中跟随着小青。
 
  小青拐弯抹角,小心的避开有人行走的地方,最后来到风云庄后面的菜园。 这菜园占地大约有二三十亩。初夏之际瓜果瓜果蔬菜长得极是茂盛,小青四张张 望一番,然后来到一棵葡萄藤下,从怀中掏出一张纸条埋在下面,并且用匕首在 上面做了个记号。施文远心道:「现在人赃并获,看你西门烈还有何法抵赖!那 纸条上字迹也是你的。你便想说小青行为与你无关也是不能!」
 
  想到这里他大喝一声:「你在干什么?」那小青回头见居然有人发现自己秘 密,眼中凶光陡现,拿着手中匕首向施文远狠狠刺来!施文远没有带兵刃,空手 相斗自然极为凶险。而且看其身手并不比西门烈逊色多少!原来小青虽名义上是 其下人,暗中却是天下堂监视他的人!
 
  施文远忖道:「如果这时我回身就走,她消灭自己罪证,空口白言,我也拿 她没办法。这是好不容易抓到的机会,难道就白白让它溜走吗?不!经此一事, 以后他们一定会加倍小心。想要抓住他们把柄更难!我一定要在这儿撑下去。等 到庄中的人起来刀削面揭穿她!」想到这里一面苦苦支撑,一面运足真气大声叫 道:「救命!救命……」声音在夜晚四面一片寂静之中传得极远,也显得格外引 人注意!
 
  那小青手中匕首招数陡变,招招阴毒凶狠。看来她是决意在别人到来之前杀 死施文远灭口!施文远被逼得透不过气来,哪还有余暇叫喊?他连连后退,渐渐 被逼到院墙角!再退已是无处可退!
 
  小青扬起匕首向施文远的脑袋刺来,施文远连忙施展擒拿手法,左手格住小 青持匕首的右手小臂,把它掠在门户外,同时手腕外翻扣住她的手肘。小青左手 使一招二龙戏珠,恶狠狠的向施文远的双目叉来。施文远右手一招「礼问南海」 恰好架住她的二指。不料她这一招却是虚招,只见她倏得变指为掌向施文远的咽 喉斩来!施文远只得左手放脱她的右手,挡住这一掌。小青顺势用匕首向施文远 的胸膛划来。施文远此时招架不及,只得向后急纵。他情急之下忘记此时已退到 墙边!这一退只退了半尺,后背重重的撞到墙上。背脊上疼痛异常!这时匕首已 到胸前,施文远已感觉匕首的森然之气激得胸膛上汗毛倒立!眼见得就要被小青 开膛破肚!施文远猛得一吸气,胸膛又向后缩了几寸。「嗤」的一声,寻匕首贴 着胸膛划过,把他的衣服割成两半,幸好没伤及他肌肤。小青口中喃喃咒骂着, 下手更见阴狠。施文远勉强避过,也惊得浑身是汗。
 
  激斗中,小青匕首使得力大了,被施文远避开后,刺在了墙上,施文远趁机 左手又缠住 她的手臂。但他想趁胜打伤她之时,自己的右手也被她的左手拿住! 两人一时相持不下,双手都无法动弹。两人双目瞪视了一会儿,小青忽然腿一抬, 迅捷的向施文远的阴部踢去!此时两人二臂交缠在一起,施文远想避让招架都不 可能!危急这际他忽然灵机一动,两脚一蹬地,借力一窜,两腿交叉夹住小青的 腰,她那一腿自然踢个空,两人已紧贴在一起,她再怎么踢也休想再踢到他。 
  小青见脚下无法 ,又从手上下功夫。她持匕首的右手使劲,匕首向施文远 的胸口刺来。先前她的手腕便已被施文远拿住,施文远也尽力撑拒,不让她匕首 刺过来。两人都拼尽全力较上力气。施文远毕竟年幼,内力修为有限。匕首一寸 寸向他这边逼来!施文远心中大急,却又无力抵御。小青看在眼中正自冷笑。忽 然施文远本来盘在她腰间的腿突然垂下来,倒勾住她的小腿,猛得向后用力一别。 小青没提防他竟然有此怪招,仰面倒摔下去 。她怕摔伤脊背,百忙之中双肘一 撑,这下摔倒减缓背部的压力,但双肘却是疼痛无比,肘部未端的曲池穴受到震 荡,双手发麻,匕首也掉落出去。小青街坊双肘剧痛缓解过后立即伸手来捡匕首, 但太远够不着。她想翻身起来。施文远知道让她起身自己又将处于不利地位。于 是两手把他的手按在地上,身子死死的压住小青的身体。
 
  忽然,小青把自己裙子前幅撕开一条,露出雪白健美的双腿!施文远一愣, 她这是要做什么?而紧接着她的动作让他目瞪口呆!小青居然又撕碎自己亵裤! 在亵裤残破之处那最隐私的部位若隐若现!
 
  「她难道疯了不成!」施文远心道。但不管如何,施文远正是血气方刚之际, 看到此景下面那话儿不由毕直的立起来,脑中也心猿意马起来,手里不自主的力 道便弱了许多。小青趁机抬起赤裸的美腿向他踢去!施文远被踢了一下,剧痛之 下,连忙以自己左腿压住她右腿,而小青又伸出另一条腿,施文远也伸出右腿压 制。两人四条腿最后纠缠绞杀在一起,谁也动弹不得!这时两人就像条蛇般整个 人都交缠在一起。她的乳房压在他胸前,而也不知是她有意还是缠斗间无间,她 的半个乳房都露出来,而她滑腿的双腿在交缠在他双腿上!下面那话儿早已硬得 发痛,此时自然正好顶在她柔软的小腹上!
 
  小青忽然腻声说道:「是不是很舒服呀?」说着,小腹不停盘旋蠕动,一阵 阵酥麻的感觉从他龟头的顶端传来,他兴奋得全身一阵阵发抖!虽然他不想,但 这是身体的自然反应!小青从他反应看出他是初哥,扑哧一笑,轻声说道:「还 是初哥呀!姐姐今天带你进入人间极乐!只要你不说出去,姐姐会乖乖的随便你 怎么玩弄哦!」
 
  在极度高潮下,施文远剧烈的喘息着,脸上已开始有些犹疑。——其实是施 文远故作犹疑之态!这个小青功力和西门烈不相上下,自己虽然在陈天风指导下 武功精进许多,但依然要逊于西门烈!况且,这小青明显身经百战,打下去没有 半分把握,倒不如行此缓兵之计,一会人来了,立即揭穿她!
 
  小青双腿夹住他的裤子向下一褪!褪了大约半尺!施文远阴茎立即弹出来! 刚刚是隔着一层衣服,而此时实打实的厮磨在一起!施文远呼吸更是急促,小青 像水蛇般慢慢游动着身体,让他的阴茎渐渐向下,穿越小腹,顶在她微微隆起的 阴阜上!然后开始厮磨,那柔滑温暖的感觉让施文远差点就要射出来!施文远连 忙强行忍住。又厮磨了几下,小青阴阜上一根阴毛钻进了马眼里!施文远只觉得 全身一酸!
 
  「卟卟……」一波精液全喷在她的肥嫩的阴阜上!但阴茎却没一点疲软,依 然直直的挺立着。小青眼前一亮说道:「果然好精神哦!」继续游动着身体!阴 茎继续向下,终于夹在她白嫩的双腿之间!
 
  她轻笑着说道:「只要你答应不说出去,姐姐就让你进入姐姐身体里面哦!」 
  边说着,边用两条腿来回揉搓夹弄着施文远的阴茎!
 
  正在这时,忽听得一个威严低沉的声音说道:「你们两人在干什么?」施文 远听出是老庄主张柏生的声音,他喜出望外,说道:「她是内奸!想传送讯息出 去被我逮个正着!」
 
  老庄主张柏生说道:「是么?但你们现在这个样子又是怎么回事……」
 
  正在这时又过来一大帮人,借着火把的光亮可以看到为首的正是张秀容和西 门烈!西门烈冷笑着说道:「好哇!小小年纪居然做出这等淫乱荒唐的事来!」 后面的群雄看见施文远与小青两人均是衣衫不整,纠缠在一起,施文远紧紧压在 小青身上,施文远的衣服因被匕首从中间割开,施文远大半个身体都精赤着,大 家都立时「猜到」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施文远知道眼下这等情形自然会引起众人 的误会,而且也极为不雅。他急忙放脱小青,站起身来。小青边哭边指着施文远 说道:「他……说我们庄内有内奸,今天晚上会到这里来,把我骗到这里,然后 就……」说着就大哭起来。说着假装遮挡身体,却故意让白嫩的阴阜露出来,那 黑色的阴毛上,还胶粘着白色的精液,在火光下,十分醒目!
 
  施文远怒道:「你不要装模作样了!你正是内奸!」鹰爪门的掌门赵庆锋说 道:「你这小子,强奸别人不算,还倒打一耙说人家是内奸!你把我们都当呆子 么?」他手下弟子也纷纷附和大骂施文远。形意门的朴春说道:「不对,这孩子 说的也有些道理,先前我们好像正是听到他的叫声,然后才赶来这里的!」 
  一时之间众人议论不决莫衷一是。不过大部分人都相信赵庆锋说所说。
 
  这时庄主张柏生说道:「好了,大家别争了,施文远你说她是内奸可有证据?」 施文远心中正是焦急,此时一听不由大喜,说道:「对!我都忘了!先前跟踪她 到这里来,然后就见她把一个纸条埋在了葡萄藤下!」说着施文远走到那棵葡萄 藤下,蹲下去挖了起来。但挖了几下却没有!他心中嘀咕道:「咦!明明见她埋 在这儿了,怎么会不见呢?」众人见他傻愣愣的蹲在那儿不动,开始催促。 
  施文远心道:「说不定会是我慌乱间记错了吧!」他抬头一看,一共有四棵 葡萄藤,长得都差不多大小,形状也相似,黑夜之中看错了也是寻常!于是他又 走到另外一个葡萄藤下,找了一会也是没有,到了第三棵葡萄藤下搜寻还是没有! 
  施文远来到第四棵葡萄藤前,心中暗道:「好了,看来定是在这棵葡萄藤下 面了!」便忽然之间一个念头一闪而过:「如果这棵藤下没有,不但西门烈的身 份不能被揭露,而且自己将成为众矢之的!到时就是跳入黄河也洗不清!」但随 即想道:「这怎么可能!我亲眼见她把纸条埋在藤下,这里只有四棵而已,我已 找了三棵,纸条埋一定在这棵藤下!」
 
  心中虽这样想着,但那个念头却在脑中一直挥之不去。他站立 在葡萄藤前 心中不由紧张起来,手心不知何时已遍是冷汗。众人也都屏息无声,目不转睛的 看着他。施文远迟疑半晌,终于蹲下来,伸出手,慢慢的扒去葡萄藤根部的浮土。 
  但是———依然没有!但是真的没有!
 
  施文远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炸开了!
 
  别人在说些什么一句也听不到,心中只是想道:「怎么会?怎么会没有呢? 我清清楚楚的看到她把东西放在葡萄藤下呀!只有浮土盖了一下而已!」
 
  施文远把刚才的事情重新仔细的回想了一下。
 
  「首先我跟踪她,她把东西放在藤下,然后我上前与她相斗,接着张庄主来 了,大家也跟着来了!会不会有人趁刚才混乱把纸条拿走?」便想想不太可能, 这里人数众多,且火把照得四周如同白昼一般,无论谁有异动都会被大家看见! 到底纸条到哪里去了?
 
  这时西门烈轻轻的叹了口气说道:「没想到 鼎鼎大名的风云庄居然出了这 样的淫邪之徒,唉……」边说着,边有意无意的瞥了张秀容一眼。要知道在江湖 之中杀人放火,打家劫舍之事往往习以为常,但独独对犯偷拐淫异常鄙薄。其中 对淫更是深恶痛绝。一门一派中只要有一人如此 ,所有本派中人都会觉得蒙羞! 如果引人不死,这一同门同派中的与江湖同道见面都觉得矮人一截,非得倾全派 之力杀了此人不可!这时风云庄的管家王飞怒道:「这等败类,有何可说的?一 掌 打杀便是!」说着提掌便向施文远头顶拍来!
 
  这王飞本是绿林中的好汉,铁沙掌的功夫极为了得,后来遇到庄主张柏生, 对其十分钦服,在其劝说下,便投身做了风云庄的总管!王飞经过张柏生的指点, 铁沙掌的功夫已有九成火候!这一下拍实了还不脑浆迸裂?而此刻施文远脑中正 是浑浑噩噩之际,哪时知道闪避?况且他做出这等为武林人所不齿的事来,也不 会有人前去救助!
 
  施文远见到王飞出手之时张口意欲阻止,但想到在此众目睽睽之下,如此一 做定会让武林同道鄙薄。风云庄的名声也会毁于自己之手!而且施文远所侵犯的 对象是西门烈的人,自己如此一来,必会引起西门烈的误会。「想到这里,话到 嘴边却又生生咽了回去!
 
  本来以张秀容聪慧,不难看出其中疑点,但是爱情却蒙蔽了她的双眼!
 
  爱情是一个美妙却又神奇的东西,她可以使虚弱的人变得很坚强,可以使一 个平凡的人变成世所瞩目的英雄!但同时也能使聪明的人变成傻瓜,敏锐的人变 得很迟钝!
 
  庄主张柏生面沉似水,正是恼怒之际,当然不会出手救施文远!连风云庄的 人都不出手阻止,别人更不会出手,因为一出手更有与西门家过不去之嫌。没有 人傻到为了一个小淫贼得罪西门世家。
 
  张秀容眼见得施文远将惨死当场,心中不禁一痛,难过的转过头去!
 
  但就在此时,西门烈忽然上前拦住王飞,说道:「且慢!」王飞连忙收回掌, 心中想道:「这小子所侵犯的是西门家的人。西门烈当然要亲自动手!」西门烈 走到施文远面前,看着他,嘴角隐隐露出得意的微笑。施文远心中一沉,恍然而 悟,其实自己一开始便踏入他的陷井。他忖道:「如果落入别人手中还罢了,到 他手中却是必死无疑!」
 
  不料西门烈看了他一眼,转头对众人正色说道:「这个少年毕竟年幼,自制 之力自然不强,再加上血气方刚,因一念之差以至做出这等事来!老实说我一开 始也很生气,认为他是死有余辜,但人谁无过?佛曰放下屠刀,尚可立地成佛, 何况他只是一个无知少年。总要给他一个自新的机会!」
 
  施文远刚刚侵犯了西门家的人,西门烈宽慈仁厚的一番话自是获得众人交口 称赞。
 
  张秀容也是心头暗喜:「原来他却是一个如此胸襟宽广之人,我刚才心中也 把他瞧得忒小了!」
 
  西门烈凛然说道:「你走吧,以后可要好自为之。如若再犯什么背德之事, 我第一个就饶不了你!」施文远知道此时真相未明,也无颜在风云庄待下去。遂 孤身离开风云庄。
 
  一路之上施文远好生纳罕:「这西门烈怎么会放过我呢?他应该是最想杀我 的人呀!」
 
  他百思不得其解。
 
  思虑良久,忽然想起那锦盒之事,天下堂对此物极为看重,如若施文远一死, 锦盒恐怕再无着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