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婚纱照和表嫂
婚纱照和表嫂
表哥,你醒了啊。我刚回来。我一个人抬不动,嫂子又生气了,不愿意帮忙,所以……」「没事,没事。哥又没怪你。你,你嫂子生气了?」王德看着黄小军瘦弱矮小的身材,内心不禁愧疚起来。

  「你去睡吧,我去洗个澡就睡的。」

  黄小军看着王德走进卫生间的背影,嘴角扬起冷笑。

  心中的愧疚被阴狠的计划给慢慢磨灭。

  「哎哟——」一声惊呼,惊醒了熟睡中的张玲和假装赶来的黄小军。

  王德走进卫生间,刚准备伸手打开淋雨,突然脚下一滑,整个人滑倒倒向旁边的浴缸,头直接磕在了浴缸的边缘上,没有流血,但人昏迷过去。

  「老,老公,怎么了,老公,醒醒啊。小,小军,快打电话叫救护车。」关键时刻,张玲的心里还是紧张王德的,毕竟恩爱夫妻那么多年了。

  但是黄小军却一动也不动。

  「小军,小……」张玲看着无动于衷的黄小军,突然感觉黄小军整个人感觉非常冷,非常阴冷。

  「急什么,我们先来运动一下在打电话也不急。」黄小军阴笑的看了一眼张玲。

  「再去换上那件小白兔的服装。」

  黄小军冷冷的对着张玲带出命令。

  张玲看了看王德,又看了看黄小军,她心里很着急,却又不敢也不想违背黄小军的意思。

  「不想要这个了吗?」黄小军见张玲在犹豫,突然脱掉裤子,异于常人的粗大肉棒出现在张玲面前。

  黄小军往前走了一步,龟头就贴在了张玲的鼻尖上。

  诱惑的气息从鼻子里进入攻入大脑,体内的欲火瞬间被点燃。

  一翻挣扎后,张玲伸出舌头,往上努力的伸过去舔肉棒。

  「好了,还不去换上小白兔服装?」黄小军收回大鸡吧,对着突然失望饥渴的张玲说到。

  「好,好吧。」张玲娇媚的眼睛看了一眼昏迷中的老公,咬了咬牙,猛的起身去换那件小白兔服装。

  「来,唱歌,一边唱,一边被我操。快点,亲爱的嫂子。」黄小军将张玲的双腿抱了起来,让张玲的双手撑在地上。一根大鸡吧插进阴道里就不在动弹,痒的张玲自己想动又动不了。

  「唱,唱什么歌?」张玲无奈的问到。

  「小兔子歌啊,会唱吗?就是小兔子乖乖,把门开开。」黄小军的这个主意让张玲愣了半天。

  「小——啊——小兔——喔喔——小兔子——啊啊——乖乖——嗯——喔——把——喔——啊——门——门——啊——开——开开——啊——」张玲一进入淫乱的状态里,释放出本性,对于黄小军的话真是言听计从。

  像狗一样爬在昏迷老公的旁边,被粗壮的大鸡吧插的啊啊嗯嗯的呻吟,还要断断续续的唱着儿歌,极端扭曲的性刺激扭曲着张玲的内心。

  渐渐变态的张玲甚至开始喜欢上这种刺激感。

  「好了,要打电话了,先暂停一下吧。」就在张玲要的最凶的时候,黄小军突然拔出大鸡吧,不顾张玲的迫切需求。

  「别,别拔出来。我要——小军——嫂——嫂子求你了——给我——快给我——」张玲身上,一点优雅,淑女的气质都没有,只剩下淫乱的身体对肉欲的饥渴。

  「想要什么?」黄小军拿出手机。

  「想要,想要小军的大鸡吧。」

  「想要我的大鸡吧做什么?」黄小军按下112三个数字。

  「想要小军的大鸡吧……插进我的阴道里。」

  「你是谁?为什么要我的大鸡吧插进你的阴道里,就放在外面不行吗?」黄小军用龟头在张玲的小豆子那里上下摩擦。

  偶尔只将龟头塞进,张玲刚感觉进来马上又感觉阴道空洞洞的,那种感觉让她撕心裂肺。

  「我,我是小军的表嫂。表嫂要小军的大鸡吧插进阴道里,让表嫂爽。」张玲身体不断地扭动,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她身体里撩动她不安的身体。

  「不,我没有表嫂,我只有一条叫张玲的母狗。一条对着我摇尾乞怜的性奴母狗。」黄小军终于出手,开始对张玲性奴的正式洗脑。

  张玲听到这话,身体明显的僵硬了一下。不过脑袋一片空白的她无力去思考这句话的真假,她只想尽快得到那根大鸡吧。也自认为这只是黄小军一种调情的方式,所以没有多少抵抗就接口答应到。

  「是,是,我张玲就是黄小军的一条母狗,一条性奴母狗。求小军给母狗大鸡吧爽爽。」张玲本就潮红的脸,说完这些话,竟然还感觉自己似乎更红了。

  「不要叫我小军,做性奴母狗的时候,要叫我主人,明白吗?」黄小军纠正到。

  「是,是,主,主人,母狗求求主人给母狗大鸡吧,母狗受不了了,痒死了,主人快用大鸡吧操母狗的阴道。」「嗯,真乖!来,一边打电话给你老公叫救护车,一边享受主人我对性奴的恩赐。」黄小军将电话拨通,然后递给张玲的同时,大鸡吧也插了进去。

  「你可不要说的不清不楚,让救护车以为是作假。不来的话,你老公就没救了。你老公死了,主人我就没有理由留在这里了,所以,你要知道,你这个电话多么重要。」黄小军在大鸡吧插进去的时候,又俯下身子,快速的警告张玲。

  张玲一听,果然慌了神。

  她现在可是真的离不开黄小军,所以对王德多年的感情也比不了对肉欲,对黄小军的渴求。

  「斯……哦……斯……啊……啊啊……喔……你,你,你好。是……嗯……斯……是,是救,救护车,车吗?」黄小军一上来就是直捣黄龙,粗壮的大鸡吧在张玲的阴道里快速,猛烈的进出。

  虽然强忍着不让自己呻吟,但兴奋的身体有时候多少是不受控制的。

  「哦,喔——我没事。你,你们快,快点来——斯——来吧。」阴道慢慢适应快速猛烈抽插,颤抖的声音也没有开始那么严重。

  「头,嗯——嗯斯——头撞了。」

  「地址——斯——嗯嗯——是,地址是xxxxxx.对,对,你……喔……你们快来……」「我……我没事……嗯……唔唔……真的没事,你们快……唔……快来就好了。」黄小军毫无规律的随时一阵快速的猛烈抽插,总是让张玲措手不及的突然压制不住自己而叫出声来。惹的电话那头的救护人员莫名其妙,还出于好心的关心她,不过张玲此时哪有心情来感谢别人的好心?

  「别,别拔出来,求你了,操我,快。」张玲勉强坚持通话完毕挂掉电话,以为接下来就是肉穴尽情被蹂躏的情节,可是没想到电话刚一挂掉,黄小军的大鸡吧也跟着拔了出来。

  张玲哀求无用后,直接转过身来扑向黄小军,将黄小军骑在身下。

  「求你了,操我,快操我。我受不了了,好痒啊,大鸡吧,我要大鸡吧。」「你是母狗,你是性奴,你怎么敢擅自做主?」黄小军见张玲自己扶着大鸡吧就要坐下去,连忙一脸严肃的呵斥到。

  张玲被黄小军的话给震住了,她的大脑完全不够用了。

  自己这么主动还要被责怪,什么母狗。性奴不是调情用的称呼吗?

  「小军,别闹……」

  「住口,母狗,你要称呼我为主人。」黄小军大声打断张玲的话,在前者不敢相信的目光下一脚踢向小腹。

  张玲痛苦的蜷缩一团在地上,额头瞬间疼出汗来,脸色也苍白无血色。

  可见黄小军这一脚没有留半分情。

  狰狞扭曲的面孔让缓过劲来的她看的吓了一跳。一股陌生至极的感觉瞬间传遍全身。

  「你是一个淫荡的婊子,你的骚逼就是用来给我操的,你的嘴巴不是用来吃饭,而是用来吃老子的精液的,明白吗?」黄小军冰冷的语气让张玲恐惧万分,她感觉一种恐怖的压迫感让她不敢大口呼吸。

  「啪——」

  黄小军的巴掌拍在了张玲的翘臀上,红红的巴掌印像性奴印章一样印在了张玲的心里。

  「给我舔,用力舔,像狗一样。」黄小军抓住张玲披散的长发,龟头顶着她的嘴唇说到。

  张玲闻着龟头上散发的气味,心里忽然平和了许多。

  诱惑,致命的诱惑气息。

  就算没有黄小军的命令,张玲也会像狗一样的去舔。

  粘满口水的舌头用力的围着大肉棒上下左右的舔,舔的大鸡吧都是她的口水。

  「再给我用力吸,吸的我爽了,你也爽。」黄小军阴沉的脸露出难看的淫笑。

  张玲似乎忘了刚才粗暴对待自己的行为,对于黄小军的命令,还是想都没想的执行。

  一脸饥渴淫荡的表情,贪心的吸允着大肉棒,咕叽咕叽的声音也没能唤醒被戴绿帽子的王德。

  救护车来的时候,张玲才刚刚吞下一满口的精液。

  王德摔得很重,特别是头部的影响很大,但如果治疗及时的话,其实变成植物人的可能性很低,但因为发现不及时,拖延了治疗时间,导致眼睛失明。

  「老婆,你,你不会嫌弃我吧?」当王德醒来,得知自己的情况后,第一句话,就是问的张玲。

  人说眼瞎心明,王德却不这样。

  眼瞎之后,脾气也跟着变大,饭菜不好,要发脾气。喝水温度不合适,也要发脾气。

  一点小事也要责怪张玲,这让张玲本就偏离的心,更加的遥远了。

  「别弄了,会被听到的。」王德回到家的第二天中午,张玲为王德做着他爱吃的饭菜,黄小军则按捺不住身体的躁动,轻手轻脚的进入厨房,钻进张玲的水蓝色长裙里,扒下裤袜和内裤,伸出舌头就是一阵猛舔。

  张玲最开始的抗拒随着身体的发热,开始变得主动起来。

  「老婆,我要喝水。」这个时候王德突然开口说话。

  「嘘——」张玲转身弯腰对着一脸淫水的黄小军作出禁声的手势。

  「母狗对主人嘘?」黄小军提醒到。

  「对,对不起,主人。母,母狗要去给母狗的老公倒杯水,求主人答应。」张玲无奈,想起黄小军的粗暴。不过,她的内心却隐隐觉得快感,一种内心扭曲带来的快感。

  「老婆?我要喝水,你聋了吗?那正好我们一瞎一聋。」张玲觉得王德在眼瞎之后感觉像变了个人。

  「来了,来了。」张玲心里也有气,自己尽心尽力的照顾,还没有换来好言好语。可是她却忘了,自己很早就开始给王德带了绿帽子。

  张玲是想来,可是黄小军却没有那么爽快的答应。

  「嗯—— !」

  黄小军在张玲的后面用力一顶,将大鸡吧突然用力插进骚穴里,让端着茶杯的张玲舒爽的差点拿不住水杯,掉到地上。

  心里一慌的张玲连忙反手推了推黄小军,可以这样看起来在黄小军的眼里简直就是欲拒还迎。

  「我亲爱的嫂子母狗,我表哥口渴,你还不去拿水过去?」我将大鸡吧插进去后就不在耸动,越来越释放自己的表嫂,哪里不明白我的意思?

  表嫂一边尽力稳住自己手中的水杯,一边慢慢的向前走动,步子不敢迈得太大太随意。

  表嫂走一步,距离刚好是龟头在阴道的边缘,而我跟上一步,正好将大鸡吧顶进去。

  所以表嫂既害怕水杯会掉,更害怕,插进她骚穴里大鸡吧,因为她自己的失误,让这种刺激得性爱断掉。

  从厨房到主卧,就算是别墅,也应该很快就到了,更何况这个楼层房?

  所以表哥的抱怨很快就传了出来。

  这也不能怪表哥,毕竟眼瞎之后就一直担心表嫂会嫌弃,人之常情,这也就是表哥为什么会变得那么暴躁,没耐心的原因了。

  「老婆,老婆,我好渴啊,为什么还不来?」

  「老婆,你是不是不理我了?」

  「张玲,你这个贱人,我对你这么好,我一瞎你就不管我了,你忘恩负义啊。」「张玲,你不得好死,你这样对我,遭天谴报应的。」表哥咆哮的辱骂表嫂,可表嫂也没有办法,她也矛盾极了。

  一边被表哥的辱骂弄得内心很受良心上的煎熬,折磨。

  另一边,她的肉体又让她无法听从良心的指挥,让她可以放弃此时无比舒服,无比陶醉的事情。

  不过张玲渐渐感觉到,自己的丈夫越是羞辱自己,越是让自己感觉兴奋,特别是一想到身后是自己老公的表弟,才掌控自己,才奴役自己,在用那根粗壮异于常人得大鸡吧抽插自己阴道的时候,更加的不能控制自己。

  而且越接近主卧,张玲的反应越强烈,似乎想要在完全进入房间之前,就能够达到高潮或者是让黄小军射出自己喜欢的精液,然后就可以尽心去照顾丈夫。

  可是黄小军怎么会看不出来自己这位表嫂的如意算盘,他怎么会让表嫂的如意算盘打响?

  越是靠近主卧,黄小军的动作越慢,甚至开始不配合张玲的步伐。

  好几次张玲都以为黄小军会跟上而导致多走了一步让大鸡吧完全拔了出去,然后又慌乱饥渴的退后,重新将大鸡吧插回自己的肉穴里,还说些下贱的话讨好黄小军。

  人在选择有困难的时候,更容易听进别人的话,特别是潜意识里已经认定是自己主心骨的人。

  「等一下。」

  终于走到门口,张玲准备进去的时候,突然被黄小军拦住。

  只见黄小军拿过张玲手中的水杯,放在张玲两腿之间,接下滴落下来的淫水。

  「小军,这不好吧,他怎么说都是你表哥。」

  看着黄小军变态的行为,张玲心中不忍,极细微的在耳边说到。

  「叫我什么?」

  黄小军朝张玲的翘臀狠狠地捏了一下,差点让张玲叫出声来。

  「主,主人。」

  张玲虽然还不适应,但好像也接受了。

  「就给他喝你的淫水,不好吗?你心疼?他可是那样骂你啊,我这是为你报仇啊。」黄小军淫笑的坐到沙发上。

  张玲听到这话,心里有些复杂,但没有说什么,低头进去了。

  看着表嫂的背影,黄小军突然心里一痛。

  他忽然觉得不太明白自己刚才为什么要那样做,忽然又感觉自己对不住表哥。

  可是这种感觉,没有持续多久,黄小军的双眼又充满淫荡和凶狠的眼神。

  表哥,表嫂和黄小军三人在这个家里,突然变换了一种相处的模式。

  表哥每日依旧对表嫂出言侮辱,表嫂倒不像以前那样还反驳两句,现在是完全沉默以对。

  而黄小军则还是想着各种方法来玩弄自己的表嫂。

  但是表嫂却不知道,也怎么都不会猜到,自己这位丈夫的表弟,会偷偷将给丈夫吃的药给换了,所以也不知道,几个月后的今天,丈夫突然双耳失聪,这下不光是嘴巴不能说,耳朵也不能听了。

  表嫂张玲虽然心疼丈夫这个突然的变化,但是这样难过的情绪也没有持续太久就被黄小军的大鸡吧给转化成了超大声的呻吟声。

  这几个月来,每次被黄小军用各种姿势各种方法来玩弄的时候都强忍着不发出声音,就怕自己丈夫听见。

  现在丈夫不能听见,在被黄小军的大鸡吧插入阴道里的时候,忽然觉得自己丈夫听不见,是一件大好事。

  「我妈又打电话给我了。」

  黄小军躺在曾经属于自己表哥的床上的时候,对着只穿着一双吊带深肉色开档丝袜,白色高亮高跟鞋,赤裸上身的表嫂,慢悠悠的说了一句。

  「唔唔—— 婆婆—— 唔唔—— 婆婆还是想要让主人您回去吗?唔唔—— 唔唔—— 」表嫂一边不舍得吸着肉棒,一边猜想黄小军妈妈的意思。

  而现在,表嫂竟然喊黄小军的妈妈为婆婆。

  「怎么了,是不是舍不得我?」

  黄小军伸手将表嫂的下巴抬了起来,看着双眼泛着淫光的表嫂问到。

  「是啊,主人,母狗十分舍不得主人,一秒钟都不想跟主人分开。」张玲现在被调教的越来越主动,有下贱了。

  一边回答,还一边摇晃着屁股。

  「可是我还是没有想到有什么理由能跟我妈说就留在这边。」对于这一点,黄小军也很无奈。

  黄小军知道自己又不能真的娶了自己的表嫂,虽然让表嫂喊自己的妈妈为婆婆,让表嫂偷偷嫁给自己,还拍了婚纱照,但是这一切都只能是这所房子里的秘密。

  在黄小军沉思的时候,表嫂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表嫂接通电话就按了免提。

  「喂,露露啊,是啊,我也好想你啊。」

  「什么?你要来我这里玩?」

  「啊,不是,怎么会呢,来啊,来啊,欢迎啊。」「嗯?你已经回家了?」「好的,那你明天过来吧,我做你喜欢的菜等你来。」「嗯嗯,好的,拜拜—— 」原来是表嫂的小侄女因为在外地工作不顺心就辞职了,想回来到她这里散散心。

  听到小侄女要来,表嫂明显的有一些慌乱得看向黄小军。

  在黄小军的允许下,答应了这个小侄女。

  「有相片吗?给我看看。」

  黄小军眼珠一转,心里有了一个想法。

  「有,主人,请看。」

  表嫂,打开手机里的相册,找到一张合影,指着一个长发小卷齐刘海的女孩子说到。

  杏仁眼,小嘴巴,小挑眉,可爱类型的女生,个子不高,但是身材比例很好。

  「主人,您该不会……」

  「主人,求您放过她……啊……」

  表嫂从黄小军泛着淫光的眼睛里猜到了他的心思,心中不忍,开口想要劝劝黄小军。

  可是话还没说完,就被黄小军一脚给踹到床下了。

  表嫂一脸惊慌的又连忙爬到床上,将屁股对着黄小军跪爬在床上,双手用力扒开屁股,然后开口向黄小军道歉。

  「主人,对不起,对不起,是母狗得意忘形,不该对主人的任何事情有所干涩。请主人随意惩罚母狗的骚逼。」这是黄小军发明的对性奴的一种惩罚,就是用脚踹性奴的骚逼。

  而表搜张玲显然享受过很多次这样的惩罚,才做得这么自然,主动。

  「算了,不过,我要是娶了你的小侄女,我就有理由留在这里了,对不对。」黄小军这次意外的没有惩罚表嫂,看来黄小军的心思全在这个叫露露的女孩子身上了。

  「叮咚—— 叮咚—— 」

  临近中午的时候,门铃响了起来。

  门打开后,一个笑容甜美的女孩,出现在我的眼中。

  我轻轻的碰了碰口袋里那颗剩下来的黑色药丸,开心的将她迎进来。

  「你就是小姨夫的表弟吧?你好,我叫程露。」「你好,我叫黄小军。」我和程露简单的问了个好后,就再也没有交流。

  不过,我从她的眼中,能够看出一丝瞧不起的味道。

  我就知道我的身高是不会有女人不嫌弃的,但是我知道,起码这个女孩子,嫌弃我的身体,却会离不开我的那根大鸡吧的。

  「小姨妈,小姨夫呢?」

  「哦,你小姨夫出了点意外,在一个疗养院住着呢。」「啊?不会吧,怎么了?」「没事了,就是眼睛看不见,耳朵听不见了。我开了个小超市,每天和小军都要忙超市的事,没人照顾,所以就让你小姨夫去了疗养院了。」「哦,那我什么时候可以去看看小姨夫,好可怜啊,小姨夫。」「你就别担心了,没什么事的。我们,我们经常去看到他的。」表嫂的语气很奇怪,让露露有种小姨妈和黄小军才是夫妻似的。

  不过这种荒唐的感觉很快就让露露抛开了。

  而当表嫂将做好的饭菜都一盘一盘的端到客厅的时候,我却在给露露单独做了一份特别的菜。

  连夜弄好的黑色药丸,已经混合好了我的精液和血液,现在一点一点的磨成粉末洒进了特别的菜里。

  「程露,这是你小姨妈特别为你做的,欢迎你的到来。」黄小军这话说的有点主人家的味道,这让程露心里有些不舒服。

  别看她对着黄小军一脸的笑容,甜美可爱。但是内心却却真的如黄小军猜的那样,对身高异常矮小瘦弱的他不屑一顾。

  她只喜欢高大英俊的男生,阳光帅气得男生基本是女生都喜欢的类型,而黄小军这样的,甚至让她有些反感。

  初次印象在女生的眼里,都是外貌决定的,现在再加上言行上的反感,更让程露不喜欢黄小军了。

  好在程露很会装,没有表露一丝出来。

  「嗯,谢谢你。」

  「快吃,露露,小姨妈没记错的话,你最喜欢的就是这道菜了。」表嫂得到黄小军的眼神暗示,连忙将那道菜夹给程露,虽然她并不知道黑药丸的事,但是也知道这道菜有些特殊,最多以为安眠药之类的,不过她已经顾忌不了别人,哪怕是亲侄女。

  而程露也是毫无察觉的就吃了下去,而我则看着她一点一点的将这盘菜吃完,心中冷笑不已。

  「让你看不起我,让你个臭婊子装。」

  「等你跪在我面前,求我操你的时候,你就知道老子的高大了。」我们三人吃完饭后,我让表嫂找了个理由去外面一下。

  程露反感我,说自己累了想要休息下,就去了我和她小姨妈滚床单的那张床上假装睡觉去了。

  这正合我意啊,我连忙回到我曾经的那个小房间里,打坐念咒。

  「啊哦哦哦—— 啊—— 好爽—— 啊啊哦—— 」跟表嫂当初一样,只是梦境不一样,我不想那么「善良」的对待她,所以第一个梦境就直接让她被自己的小姨夫强奸,还是当着小姨妈和我这个她看不起的人的面。

  更特别的是我和表嫂还是穿着婚纱,而表嫂跪在我的旁边,脖子还有一根狗项圈的绳子被我牵在手里。

  当她大汗淋漓的醒来后,心中依旧慌乱,她不明白为什么会做这样一个可怕的噩梦,虽然她的小穴没有因为梦醒而停止流淫水。

  可是,她不明白的梦,还有更多的会一个接着一个出现,让她精神饱受折磨。